你的位置:首页 > 业务导航 > 科学普及

张薇:公益性图书馆实施数字文献长期保存

2016-3-10 16:21:51点击:

随着科技的发展,文献的载体已不再是纸质的唯一形式,而是逐步出现了数字文献,并迅速发展成为当今世界文献的主要载体形式。

  一、问题:

  纸质文献向数字文献转变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问题。曾经,公益性图书馆和文献服务机构(以下统一简称“图书馆”)利用政府公共资金购买纸质文献的同时也获得了对所购买文献资源长期保存的权利;现今,上述机构遇到了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的问题 ,即对于所购买的由外商提供的数字文献资源没有了长期保存的权利,而只具有“租用”的权利。

  目前,我国科研、产业及公众的创新活动越来越依赖于对数字文献资源的持续稳定获取,但利用方式只能通过访问出版商/数据库商的网站来获取图书馆所采购的数字文献资源(以下称“网络获取”),而图书馆普遍不能进行本地保存(或进行本地保存面临法律风险) 。严峻的现实是,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不明确、出版商/数据库商的市场强势地位和图书馆在数字文献资源采购谈判中所处的弱势地位,使图书馆界的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机制举步维艰,迫切需要国家有关部门推动法律法规、政策等方面的修改、完善,从源头上解决当前这一严重威胁我国对数字文献资源稳定获取以及我国科技文化信息资源安全保障的问题。

  二、分析:

  1.图书馆对数字文献资源实施长期保存是我国对数字文献资源可持续获取和信息资源安全保障的需要

  目前,我国图书馆主要通过采购网络服务的模式获得数字文献资源的“使用权”,即向各出版商/数据库商购买数字文献资源的“网络获取”服务。广大读者通过图书馆从网络获得其所需要的数字文献资源(出版商/数据库商提供)。这一模式下,技术故障、自然灾害、经济动荡、市场变化、管理失误等不可抗拒因素均可能随时中断我国图书馆用户的获取渠道。

  当前,国外图书馆一般通过LOCKSS、Portico等第三方保存机构实施长期保存 。但是,LOCKSS、Portico等保存机构的存储服务器均在国外,当发生系统灾难性故障(如海底电缆中断)、局部地缘政治冲突等不可抗力情况,或第三方保存机构单方毁约/违约时,均将无法及时、有效保障我国的信息获取,故这一做法并不适合我国国情。

  因此,对已购买的数字文献资源实施本土化长期保存,是我国对数字文献资源可持续获取和信息资源安全保障的需要。

  2.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是图书馆应当履行的使命与职责,同时也是我国法规的要求

  依托公共资金设立的图书馆,除有提供信息获取渠道的法定职责外,还承担着传承人类文化遗产的使命。图书馆等公益性机构实现对所采购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机制,可及时保存数字信息,避免数字信息大规模流失,有效保障社会公共利益,具有法理上的正当性。

  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是图书馆为社会提供的重要数字文献存档平台。我国即将生效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8条第3项规定,“图书、音像、电子、报纸、期刊出版单位从事网络出版服务……相关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必须存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因此对于境外提供的数字文献资源在国内实施境内保存是图书馆应该履行的法定义务。

  3.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将确保投入国家公共资金引进的数字文献资源持续发挥效益

  随着数字化网络化的普及,数字文献资源已经成为学术传播与利用的主要形式。为满足用户对数字文献资源日益迫切的需求,图书馆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构建数字文献资源保障体系。仅就数字文献资源专项购置经费而言,以2014年为例,国家公共资金将近投入20亿元人民币 ,加上数字文献资源刚性需求带动的价格上涨,此方面的公共资金投入还将逐年攀升。如果对这些投入公共资金购买的数字文献资源不进行及时、有效保存,一旦发生极端情况使网络中断,或出版商/数据库商单方违约中断“网络获取”,则以往投入巨额公共资金采购的数字文献资源将全部流失。因此,对数字文献资源进行长期保存,将有效保障国家系统性公共资金投入引进的数字文献资源充分、稳定、持续地发挥效益。

  4. 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是我国社会持续稳定利用我国自主知识资源的保障

  近年来,我国作者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数量显著增长。据统计,1981年以来,我国作者在国际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增长了64倍。2014年,仅被SCIE收录的我国作者论文即接近22万篇,约占全球科技论文总量的15%。我国图书馆采购的国外数字文献资源中包含着我国作者的这些论文。对包含着我国科研成果的数字文献资源实施本地化长期保存,也将有利于我国社会对中国自主知识资源的利用,亦是我国的利益所在。

  5.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政策支持是实现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的主要障碍

  (1)《著作权法》中“图书馆存档例外”的相关规定并不明确,使数字资源长期保存面临巨大的法律不确定性和侵权风险。现行《著作权法》第22条 第一款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八)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但对何为“本馆收藏”法律并未明确说明,这使图书馆对数字资源的长期保存具有巨大的法律不确定性与侵权风险。

  (2)图书馆对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具有重要的档案意义,但《档案法》并未对此做出明确要求。数字文献资源是科学文化研究活动的战略资源,与科学文化研究活动直接相关,具有档案意义上的保存价值,但现行《档案法》及其实施办法,均未对此做出明确存档要求,使数字文献资源面临流失的风险。

  此外,国家也尚未对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问题制定相关指导政策和国家标准。

  (3)由于我国对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机制缺乏明确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支持,图书馆界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大型出版商/数据库商凭借其所出版资源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长期处于市场支配地位、具有交易上的主动权,属于典型的卖方市场;同时,大型出版商/数据库商还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聘请强大的法律团队拟定设计精良、最大化己方利益的合同条款,限制图书馆对数字文献资源进行长期保存,或雇用强大的技术团队开发技术措施,提供与图书馆自身技术力量不相匹配的存档文件。

  6.数字文献资源的长期保存,并不损害出版商/数据库商的市场利益

  有出版商/数据库商以损害己方市场利益、违反我国应承担的知识产权国际条约义务为理由,反对我国图书馆对数字文献资源进行长期保存。事实上,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的目的与结果均为在突发极端情况时提供数字文献资源获取的应急渠道,既不存在挤占出版商/数据库商市场利益的主观目的,也不存在损害出版商/数据库商的市场利益的客观结果。

  三、建议:

  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机制具有相当的现实需求与法理依据,并充分考虑各方利益相关人的利益平衡,但囿于法律法规的缺陷、政策的缺失、标准的缺位,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问题亟需得到国家有关方面的重视。为此建议:

  1.修改《著作权法》,使图书馆等公益性机构可以保存其合法获取的数字文献资源

  建议将《著作权法》第22条第一款第8项修改为:“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八)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保存版本或信息检索的需要,复制本馆合法获取的作品……”,以增加长期保存的法律确定性、消除侵权风险。

  2.修改《档案法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

  建议在《档案法实施办法》第14条 增加规定:“依据公共资金建立的图书馆对其合法获取的数字资源,应自行或委托具备法定资质的机构进行长期保存”作为第二款,以彰显数字文献资源的档案意义、体现依托公共资金建立的图书馆在数字文献资源存档方面对纳税人应尽的义务。

  3.呼吁有关部门开展专门性工作

  呼吁我国有关部门开展专门性工作。开展与数字文献资源长期保存相关的各方面研究工作、投入经费建立条件保障平台。

办公厅供稿

责任编辑:武丹